little一.赵

请你慢慢走,等等我
私设:鬼作家×白店长
鬼视角
1.他和我的故事
已经过去40年了,他终究还是走了。明明结婚还不到10年,我们的孩子也还不到9岁,他就走了。

我们有个女儿,叫白倾玖。是他给孩子起的名字,他说用他的姓,用名字的最后一个字的谐音,中间加个“倾”字,是倾慕的倾,他说他会一辈子倾慕我。

小酒已经长大了,她也成家了,她不止一次问我,我的爸爸去哪儿了,为什么我没有见过他几次。我总是说,爸爸去了很远的地方,他会回来的。现在我知道这样不能瞒太久了,我在她18岁成年的时候告诉她:
   爸爸走了,他永远的离开了我们,他不是不爱我们 他是太爱我们了,他把他的生命给了我们,他会在去天堂的那条路上,走的慢慢的,他会等着我们……

我现在年纪大了,我怕再往后些我就记不得了,我只能现在用我手中的笔,记录下来。我叫吴映洁,是台北人,他叫白敬亭,是一个小我四岁的北京火锅店店长,我是一个作家,没事就写写小说,靠小说挣钱的我没有什么生活来源,就只能靠写小说来挣钱。我和他,第一次见面就一眼认定了这是我们命中注定的那个人……

就在我们认识不久后,我们决定结婚,见了两家家长以后,都觉得我们两个是命里注定,于是我们在两个月后选择结婚,我们没有盛大的婚礼,我们没有给很多人说,我们只是请了自己的家人,就像家宴一样。在那之后我们在北京的静安区买了一套房子,房子不大,但是够我们两个人住。要说我们最喜欢的地方,还是阳台,我们经常会在春日的下午在阳台摆放的摇椅上呆一下午,那是我们最幸福的时刻。

我们结婚一年后,我们有了自己的孩子,她很可爱,本应该很幸福的过后半辈子,但谁知道,又过了三年,他开始变得反常,我不知道为什么,我的心思全部放在女儿身上了,我没有太在意他的不同。又过了7个月,他第一次脸色那么差,他在家里突然晕倒了,我很害怕,我只好把女儿先送回台北,让母亲帮忙照顾一段时间。

他有了癌症,是晚期,他在一年前就查出来了,我怪他为什么不告诉我,他说不想让我担心。我在近一个月里尽心尽力照顾他,但……我永远记得那个早晨。我去给他买早饭,回来的路上,就有种不好的预感。我不能在他面前哭,我回到病房,医生却告诉我他已经不行了,让我见他最后一面,我哭了,我颤抖的走进病房,他看着我笑,我只能回以一个笑
     “我知道我要走了,鬼鬼,你送我的时候一定要笑,我喜欢看你笑的样子……”
      “我知道,我知道,你不要瞎说,你还会陪我,陪我好长好长时间。”我不能控制自己的眼泪,它止不住的向下流,我怎么也抹不净。
     “鬼……你辛苦了……以后  没我你要好好的……照顾好自己,照顾好小酒……”我看着他的手从我手上滑下去,我哭出了声
     “白敬亭!我知道,我都知道,你别走,你再陪陪我好吗,就一会儿,就一会儿……我求求你别走……白敬亭!”我没法控制自己,我在病床前哭的上气不接下气。

最终,他还是走了,走的很平淡,就像他闯进自己世界时的那样平淡,两家人选择了一个安静的地方,他喜静,我在静安区住了一段时间后搬回了台北,但我每年都会回去看他,每年总有一天是要哭的。

40年过去了,我带着小酒回来看他,墓碑上照片里的少年样貌依旧,而我却已垂垂老矣……一去就是半天,最后是小酒把我带走的,我在小酒的车上睡着了。我做了一个梦,梦里有他,有我,还有小酒,他走的很慢,好像是在等我们,我们奋力向他奔去……

这就是最后的结局,也是最好的结局
愿在天堂的你没有烦恼,愿在人间的我们
岁月静好……

评论

热度(6)